西部利得基金“密集违规”遭罚禁注3个月 公募过程监管望得强化

  西部利得基金是监管层强化公募业务监管的一个开端。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处获悉,有关公募机构的管理办法即将处于修订状态,而伴随着行业内部分风险事件的出现,公募等买方机构正在进入更加严格的强监管周期。

  又一家违规事件的浮水,或许反映出新的机构监管脉络。

  西部证券4月18日披露,其控股子公司西部利得基金(下称西部利得基金)收到的三份来自证监会的监管措施决定书,对其公司及相关个人宣布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其中,证监会将对西部利得基金采取责令改正和暂停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3个月;并对总经理贺燕萍、基金经理张维文、王宇出具警示函;而上述处罚决定书显示,西部利得基金在基金运作过程中存在资产配置比例、信息披露等多项合规问题。

  事实上,西部利得基金是监管层强化公募业务监管的一个开端。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处获悉,有关公募机构的管理办法即将处于修订状态,而伴随着行业内部分风险事件的出现,公募等买方机构正在进入更加严格的强监管周期。

  而与此前监管层重点查处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行为不同,针对公募的监管重点,将从重大违规类整顿进一步细化到与指标规定相关“过程监管”,并保证公募产品运作的规范性;在上述机构人士看来,近期不排除有更多买方机构被监管层查出问题的可能性。

  四项违规“密集”暴露

  虽然是证监会的一次性处罚,但西部利得基金的违规情节较为复杂。

  从上述决定书来看,西部利得基金在信息披露环节存在明显瑕疵,即实际履行基金经理职责的人员,存在与对外披露不符的情况。

  与此同时,其货基产品在投资资产比例上也超出了规定范围。

  “货币市场基金投资具有基金托管人资格的同一商业银行存款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超20%。”上述决定书称,“投资不具有基金托管人资格的同一商业银行存款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超5%。”

  “这一规定的初衷是防范银行风险,但实际上这种存款的集中度过高也会诱发道德风险,因为基金公司的存款配置决定权在基金经理手中,容易酿成利益输送等更严重的违规活动。”北京一家公募合规人士称。

  此外,西部利得基金还存在未履行基金合同以及出现基金资产净值过低未召开解决大会等常见的合规问题。

  “新动向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未按照基金合同约定策略进行资产配置。”上述决定书称,“多只基金连续六十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五千万元情形,未就解决方案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进行表决。”

  事实上,在上述问题的背后,也显示出其部分公募产品规模难以为继的尴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共有13只西部得利的公募产品的资产净值小于5000万元。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违规情节指向多只公募产品,因此西部利得基金的合规部门及相关负责人也有一定的责任。

  “基金是基金经理责任制,但是这么多产品同时出问题,只能说西部利得整体合规架构没有及时跟上,合规部门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上述合规人士认为。

  事实上, 除相关总经理、基金经理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外,西部利得基金也对此做出一定反馈。

  “西部利得已向中国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提交了相关情况的说明,并按照中国证监会要求进行了整改。”西部证券表示,将督促西部利得进一步梳理相关流程,强化有关人员守法合规意识,防范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

  公募渐入“强监管”周期

  据一位接近西部得利基金人士透露,上述违规内容系在监管检查中被发现,但相似瑕疵在不少公募基金运作过程中可能都会存在。

  “这个事是监管部门检查中发现的,主要原因就是决定书上说的内容,主要都是一些指标类的违规。” 上述接近西部利得基金人士称,“其实这种问题在一些公募基金的运作过程中都会存在,更多是偏流程性、内控性的问题,只是近期监管部门强化了监管执行,才会被当作典型来处理。”

  而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表示,有关公募基金的管理办法即将迎来重修,而针对公募机构的监管也将进一步强化。

  “去年更多是像上市公司、卖方机构一类的主体被查出的案件比较多,即便是有一些基金子公司遭到了处罚,也更多是和行业的内在整顿需求有关系。”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表示,“但是目前公募管理办法正在迎来新的修订,因此监管执行上也对公募业务的运作采取了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西部利得基金的违规情节和一些主观层面的利益输送、内幕交易等违规相比,情节相对较轻;但上述机构人士认为,“小问题”的频发仍然容易给行业带来风险积聚。

  “公募行业的公开、规范和透明性,也让公募在规模和体量上对行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比如某一个风控环节出问题,大量的资金带给市场的作用也会异常剧烈,这就要求监管工作在细节上做到不留死角。”上述机构人士称。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上述人士处获悉,随着证监及有关部门的深入调查,监管机关还会查处并披露更多市场操纵、内幕交易等案件,同时也不排除会有更多公募机构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或处罚。

  “2017年仍然是一个强监管年,估计年内会有更多的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获利案件被调查披露,同时针对公募机构的规范化运作也将通过强化检查,从严监管来得以体现。”一位接近基金业协会的公募高管表示,“执法部门也并不相同,有的是协会,有的是证监会,有的还可能是公安部门。”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