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收紧 分级基金生死局

  被业内讨论许久的《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终于落地,分级基金投资者不低于30万元的证券类资产门槛,也意味着绝大部分小散户将无缘分级市场。在监管层不再审批、散户流失的情况下,未来无疑将是存量分级基金的博弈,一些规模小、跟踪较差的分级基金或将被迫转型清盘,分级基金的新洗牌已经到来。

  小散流失成必然

  日前,沪深两市交易所双双下发《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对分级基金相关交易监管机制进一步完善和优化。《指引》的主要内容包括将投资者适当性门槛定位为30万元证券类资产门槛;要求投资者面签风险揭示书;加强对基金管理人和证券公司对投资者教育和服务方面的要求;强化投资者教育四个方面。新规于2017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

  济安金信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分级基金门槛的抬升将会把实力有限的散户投资者限制在这个市场之外,让本已缺乏人气的分级基金市场更加冷清。也有部分分析人士表示,新规正式落地实施后分级基金面临的流动性萎缩将是普遍性的,分级基金散户流失也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从目前来看,牛市时发行轰轰烈烈的分级基金,如今已成明日黄花。由于市场风险偏好、流动性紧缩等因素,今年以来分级基金市场交易显得格外冷清。伴随着今年4月中融基金发布提议终止旗下中融中证白酒分级基金基金合同公告,第一只未上市分级基金进入清算程序并完成清盘。此后银华中证国防分级、银华中证一带一路分级、交银环境治理分级等陆续结束清盘或转型。半年时间内市场上10只未上市分级基金悉数完成处置,或清盘或转型为普通指数基金。

  有基金经理也坦言,按照30万元的投资门槛,未来分级基金的总量将有所减小,现在已经较难吸引新的30万元以上的投资者,而原有低于30万元的投资者可能将陆续退出,分级基金的整体规模可能会受到影响。

  批量分级债基转型

  除了未上市股票型分级基金清盘或转型外,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近期批量分级债券基金产品在基金合同约定三年期届满后,也纷纷选择自动转换为上市开放式基金(LOF)。

  11月28日,融通基金发布关于融通通福分级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三年期届满与基金份额转换的第二次提示性公告,表示基金成立满三年将自动转换为上市开放式基金。此外,今年以来,还有汇添富互利分级债券基金、中欧纯债分级债券基金、银华永兴纯债分级债券基金、信达澳银稳定增利分级债券基金等在内的多只分级基金产品均在基金合同届满三年到期后,将产品转型为上市开放式基金(LOF)。

  上海的一位分析师曾指出,目前到期转型的多为分级债基的初期产品,通常已到期转为LOF,但伴随着分级债基的发展,一些分级债基产品已经加入了定期开放模式,使得分级模式可以不断延续下去,不过由于业内对分级基金产品的普遍不看好,再加上近期债市波动的双重影响,部分分级债基还是在合同期届满选择了转型为LOF基金。

  事实上,牛市结束后,分级基金B份额遭遇严重下折,而投资者由于专业知识的缺乏而盲目申购造成巨额损失。分级基金自去年8月就被监管层停止审批,当时待审的200只分级基金产品均没有通过审批。时隔一年,今年8月监管层正式叫停分级基金审批工作,日前更是下发《指引》抬高投资者门槛,进一步明确了监管层对分级基金产品的态度。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分级基金转型LOF实现上市交易将为投资者带来新的更加方便的投资通道,在分级基金产品不被看好的当下,根据合同按期转型也是十分正常的。

  存量博弈时代到来

  对于分级基金的出路,目前市场上存在着不同的声音,一部分市场分析人士并不看好分级基金未来的发展前景,认为分级基金这种小类别产品大势已去。然而,也有专业人士认为,分级基金仍然存在配置价值,现在下论断为时过早。不过,在证监会不再审批分级基金的大环境下,分级基金无疑已进入存量博弈的时代。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目前全市场分级基金共有512只(A/B份额分开计算),规模为2614.84亿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存量的分级基金中,规模不足两亿元的迷你分级基金达到59只。此外,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下的分级基金达到23只,其中长信一带一路主题指数分级基金规模最小,仅有1313.22万元。另外,诺德深证300指数分级、长盛同瑞中证200指数分级、国金上证50指数分级等均不足3000万元。不过,也仍有不乏超百亿元规模的分级基金尚存,如富国中证军工指数分级、鹏华中证国防指数分级、招商中证全指证券公司指数分级、富国中证国有企业改革指数分级等。

  不过,随着年末A股市场的回暖,分级基金交易量反转,开始呈现活跃态势,步入11月以来,大盘指数顺利站上3200点,受板块大涨影响,多只“一带一路”主题分级基金收益飙升,其中,长盛中证申万一带一路主题指数分级B、安信中证一带一路主题指数分级B、鹏华中证一带一路主题指数分级B领涨,11月以来涨幅均超18%。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11月以来共有48只分级B涨幅超10%。由此也不难看出,在股市走牛时,分级基金依然有较高的人气。

  “在分级基金投资门槛抬高、交易量趋于下滑的背景下,未来分级基金或呈现两极分化的情况,一些规模小、跟踪指数能力欠佳的分级基金将会被市场边缘化乃至淘汰,而一些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大型基金公司旗下的一些热门主题、跟踪市场能力较强的分级基金反而会更具优势。”沪上一位基金经理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

  另一位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也预测,监管层不再审批分级基金后,基金公司相对会减少做分级基金的积极性,因为没有新产品,但是对于之前有一定规模的肯定会抓住机会扩大份额,而有的基金公司可能就一两只,规模也不大,那么投入的资源可能就会少些。也就是说,分级基金在没有增量的情况下,将会在存量中重新划分势力范围。

  分级大户选择坚守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或许正是源于监管不再审批,在存量分级基金具有稀缺性的大背景下,分级基金发行大户的公司反而选择了留守。富国基金就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有的分级基金产品仍将按照基金合约继续运作,暂无转型计划。

  “从需求端而言,市场对于分级基金的需求有一定体量。从数据上看,从去年股灾导致的下折潮到现在,分级基金的规模从约1000亿元增加至目前的约1500亿元,说明了分级基金依然有一定的活跃度和需求量。”富国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关于分级基金投资风险较高、震荡市波动较大的问题,富国基金上述负责人也指出,未来公司将加强分级基金的风险提示,并且市场各方也讨论引入分级基金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从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投资经验和对分级基金知识掌握等多个维度对投资者进行判断,做好投资者保护。

  由此不难看出,分级大户的基金公司希望通过加强投资者教育来进一步巩固在分级基金市场的地位。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富国基金专门为分级基金开设了分级掌柜公众号,鹏华基金去年也联合专业人士出版了《分级基金及投资策略》。

  不过,一些分级基金产品较多的基金公司也对记者坦言,投资者教育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因为分级基金投资运作模式较为复杂,即便是在投资门槛上把关,也并不能完全将一些懵懂无知的投资者挡在门外,因此未来可能还需要更进一步地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测评和投资专业度上的把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