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货币基金赎回加剧 债市“闪腰”无碍后续表现

  多位债券基金经理认为,这次债市调整不是一次“反转”的开始,类似2013年那样的“钱荒”不会再次出现,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对债券基本面仍存在支撑,甚至有基金经理表示,目前调整带来较好的布局机遇。

  近期偏紧张的资金面和剧烈波动的债市成为市场最关心的热点。据证券时报记者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基金公司了解,近期债券市场波动,导致了一些货币基金遭遇一定程度赎回。

  多位债券基金经理认为,这次债市调整不是一次“反转”的开始,类似2013年那样的“钱荒”不会再次出现,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对债券基本面仍存在支撑,甚至有基金经理表示,目前调整带来较好的布局机遇。

  货币基金赎回加剧

  “我们公司旗下货币基金本周以来一直持续遭遇赎回,有好几亿的量。”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债券基金也有小额赎回。

  另一家基金公司市场人士也表示,近期不少机构因为资金紧张选择赎回,该公司旗下货币基金近一段时间赎回量达到几十亿。

  还有一家次新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我们公司旗下货币基金规模近百亿,但近期被赎回了近20%。目前一些委外规模很大、杠杆比例很高的基金公司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资金缺口。”

  “近期听闻有些债基和货币基金被赎回,有好几位同行管理的货基赎回规模较大。”另外一家基金公司固收投资总监对记者表示,现在银行头寸非常紧张,而且银行不断发行同业存单,尤其是中小银行的同业存单收益率越来越高,使得许多机构的产品收益率出现倒挂。年底债市的调整还没有结束,目前配置会非常谨慎。

  “从机构投资者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囚徒困境’,赎得越早越得利,因为一旦赎回,杠杆和久期就会被动加强,那么在债市下调的时候,杠杆和久期越高,受伤程度越大。”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目前固收产品赎回情况各家都会有,且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不会太久,整个债券赎回收益率到一定高位后,就不会有过大的赎回压力了。

  不过,也有一些基金公司表示,旗下货基赎回量不及申购量大。

  从场内交易型基金情况看,最近1个月赎回量位居前三的均为货币基金,总规模缩水最厉害的基金份额减少了42%,还有多只基金份额减少20%以上。

  多因素导致债市调整

  北京一位基金固定收益部人士表示,本轮债市调整的原因有四:一是通胀预期和资产泡沫有所抬头;二是8月下旬后,央行货币政策出现拐点,从稳增长转向控风险,以放长收短为手段,提升了资金成本;三是特朗普上台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较大;四是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加大,也加剧了资金面紧张局面。他说:“短期形势仍不是很好,但明年也有一些利好因素。”

  上述观点颇具代表性。广发汇平拟任基金经理代宇也表示,近期债市调整,主要是因为全球风险偏好回升;经济短期平稳,通胀压力显现;监管层整体态度由稳增长转向防风险,以及资金面阶段性紧张。短期来看,11、12月份对债市偏谨慎,12月份整个资金链相对较偏紧。

  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目前资金面紧是由于央行在去杠杆操作。“12月份美国加息,不管是达成预期还是超越预期,人民币贬值压力都会更大,所以在这个时间窗口之前,债券先调下来,各家机构的杠杆都降下来。从短期情绪上来说,现在是可以买一点的,短期可能会有反弹。”

  北京某债券型基金经理也表示,央行对于防风险、降杠杆和稳汇率的决心是决定此次资金紧张的程度和持续性的主要因素,如果央行坚定不移地推行MPA考核机制以防范金融风险,推升短端利率以降杠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以稳汇率的话,债市会非常不乐观。

  博时基金也表示,目前的大幅调整是对前期市场过度乐观预期的修正,是对前期过于单一脆弱的交易结构的扭转,宏观上看是市场蓄势的过程。蓄势的过程复杂曲折,潜在增速缺口重新面临扩张,出现阶段性的滞胀压力和内生积累的流动性冲击都会对收益率构成压力。蓄势的过程可能会持续到2017年二、三季度,后面要看“十九大”之后的政策定调。

  对于目前市场调整,不少基金经理表示在减仓操作。据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介绍,目前主要是“降低久期,降低杠杆”。他表示,当机会跌出来后,适当增加高息资产的配置,主要选择短久期、性价比好、高评级的券,包括银行存单。另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在做买券等流动性安排。

  也有部分基金经理表示提前做好布局。如北京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就表示,下半年以来,一直对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相对看空,所以,组合的整体久期都很短,货币基金资产绝大部分是在12月到期,对年末的这波收紧应对会比较从容。

  富国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马全胜表示,最近市场调整属正常回调,不是像2013年“钱荒”那么严重的情况,该公司在三季度已做了提前预判。

  债券长期仍具投资价值

  对于未来债市走势,多数债券基金经理认为明年是个平衡市,而且部分基金经理认为下跌就是机会。

  马全胜表示,现在市场担心的是供需关系发生极大变化,但基于这个判定短期内市场极有可能存在超调,而超调之后反而是比较好的买入时机。这次调整力度还是比较克制的,预计期限不会太长,可能在未来为市场提供一个比较好的买入时机。

  代宇表示,长期来看,债券仍具有投资价值:首先,理财依旧保持增长,虽然增速趋缓,但再投资的压力仍持续存在;其次,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我国债市收益率难言过低,仍有一定空间;第三,宏观经济短期稳定,中期仍有下行压力。与其他资产相比,债市风险调整后收益依旧具备优势。

  融通基金固收专户投资总监赵小强表示,综合基本面、通胀面、资金面的情况来看,债券市场的利好因素还将存在,对明年的市场并不悲观。但是,由于短期因素的扰动,年末仍然存在一定压力,需要在调整中把握中长期机会。

  兴全添利宝基金经理翟秀华认为,未来外汇流出和人民币贬值压力或许将成为制约央行放松的主要因素,预计国内市场流动性偏紧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但中期债市仍然具有配置价值。从经济角度看,在动能未能切换前,地产的调控加码使得传统的经济动力不断减弱,补库存周期过后,经济或将重新放缓,利率上行有限。此外,前期过低的利率水平使得债券的固定收益属性有所减弱,经过本次调整后,债券将重新为投资者提供可观的回报。

  沪上某中型公募债基经理也表示,债市受诸多利空因素压制,面临较大调整压力,短期债市的下跌恐怕还没结束。但中长期来看,对债券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风险充分释放有利于稳定预期、降低波动,当各个固定收益资产回归到相适应的价格水平后,投资者可以期望更加丰厚和稳定的回报。

  不过,上述北京债券基金经理则偏悲观。他说:“债券市场牛市已不复存在,但熊市也有些距离,未来的市场更可能是一个大幅震荡的牛皮市,大的方向是收益率震荡向上。目前,国内基本面还没有强烈支撑紧缩货币政策的动力。从中期来看,随着美联储加息在即,货币政策被动紧缩可能还会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