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级基金30万"底仓"新规确立 中小散户离场倒计时

  11月25日,沪深两市交易所双双公布《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标志着分级基金新规终于正式落定。

  《指引》规范了分级基金份额折算、投资者教育与风险警示等工作,其中,此前最受市场关注的“设立投资者30万元证券类资产门槛”这一条例最终明确。业内预计,大批中小散户投资者将因此离场。

  证监会表示,为确保相关方面做好充分的准备及市场交易的正常进行,《指引》从发布到正式实施,会预留5个月的过渡期。下一步,沪、深交易所将抓紧组织各证券公司做好技术系统改造、合格投资者账户开立等工作。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指引》内容与意见征求稿的内容基本一致,随着《指引》的落地,分级基金市场规模或将进一步萎缩。

  中小投资者离场倒计时

  距9月《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征求意见稿发布近三个月后,两大交易所最终于11月25日对外发布了《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的正式文件,分级基金的去向终于有所定论。

  《指引》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一是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方面,满足30万元证券类资产门槛条件、通过综合评估并签署《分级基金投资风险揭示书》的个人和一般机构投资者可申请开通分级基金子份额买入和基础份额分拆的权限。

  二是风险警示措施方面,对可能或已经发生下折算且B类份额溢价较高的分级基金,基金管理人应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会员应按照交易所要求及时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三是投资者教育方面,基金管理人和会员应充分揭示分级基金的投资风险,加强投资者教育,妥善处理相关矛盾纠纷。

  四是投资者责任和义务方面,投资者应遵循买者自负的原则,配合会员提供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相关证明材料并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负责。

  此外,《指引》进一步明确了分级基金折算业务流程,便于投资者准确了解分级基金的折算机制。

  对于《指引》的主要内容,多位受访基金经理表示在预期之内。不过,30万投资门槛的最终确立,还是引发了业内人士的讨论。

  深圳一位管理数只分级基金的基金经理表示,“《指引》的最终内容跟我们之前预期的差不多,整体都非常严格,但30万门槛这一规定的最终明确还是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压力。”

  上述基金经理预计,按照30万的投资门槛,未来分级基金的总量将有所减小。其分析称,“现在已经较难吸引新的30万以上的投资者,而原有低于30万的投资者可能将陆续退出,分级基金的整体规模可能会受到影响。”

  与上述基金经理观点一致,多位受访基金人士认为,随着分级基金投资门槛的提高,中小投资者将被挡在门外,分级基金的流动性将受到约束,而这将制约分级基金存量规模的整体下滑。

  沪上一位基金研究人士指出,“本来中小投资者就是分级基金市场中投机群体的主要构成,一旦新规正式实施,中小投资者没法再参与进来,将会挤出大量流动性,最终导致分级基金存量规模的大幅下滑。”

  对于为何仍然保留设立30万投资门槛,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征求意见过程中市场建议降低或取消投资者适当性门槛的意见,深交所考虑到分级基金比较复杂且具有杠杆属性,有所未予以调整。”

  整体而言,此次《指引》的风格确实偏严厉。比如增加了第六条,交易所可以根据市场情况或应基金管理人的申请,暂停接受分级基金的申购及分拆合并申报,或者实施停复牌;删除了B类份额于下折算基准日下午停牌一小时的规定;明确投资者应在营业部现场以书面方式签署《风险揭示书》;完善了部分条款的内容表述。另有一些涉及《指引》具体实施方面的意见建议,在《指引》发布通知中予以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指引》在实施安排上为证券公司业务技术准备工作和投资者开通权限预留了5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在这段时间,一些未达30万规模指标的分级投资者,仍然可以参与分级基金。

  基金公司多策略应对

  对于分级基金此后的发展,不同基金公司应对策略有所差别。

  前述沪上基金研究人士表示,“对于一些本来就只有少数分级基金的公司而言,可能会直接放弃这类产品。比如整个公司只有一两只分级基金,规模也不大,公司的资源倾斜自然也会减少。很多小规模的分级基金都是要么清盘,要么转型成LOF,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确然,在分级基金暂停审批的这一年内,已经有多只分级基金转型为LOF产品,尤其是个别旗下只有少数分级产品的公司,普遍选择了这一做法。包括国泰基金、金鹰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等多家公司都有相关产品转型。

  不过,对于分级基金产品较多的基金公司而言,积极性未必会降低。

  “对于一些之前布局了大量分级基金的公司而言,它们手中的分级基金种类较多,可能会因此而趁机扩大份额,比如一些细分行业类的分级基金,可能会受到大资金的青睐。尤其如果大牛市再度来临,分级B仍具有很大优势,作为产品储备未必是坏事。”上述人士补充道。

  截至目前,市场上分级基金数量较多的公司包括招商、易方达、银华、鹏华、富国等,这类公司或将在存量分级基金方面有较大的竞争性。不过,即便如此,分级市场面临的整体压力依然较大。

  北京一位基金研究人士指出,“即便是大公司也要面临分级市场不断缩小的事实。比如之前某家基金公司分级基金规模达到1800亿,现在已经在800亿以下,虽然目前的规模在业内仍然算数一数二的,但不排除今后会进一步萎缩,其它公司也是如此。”

  济安金信副总经理、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更直言不讳地指出,分级基金已经是一个夕阳类别。“为什么这么说?一是因为发行被暂停,二是二级市场的交易已经不再如以往活跃,三是已有的分级基金在不断地清盘或转型,而两个交易所的新规发布,让夕阳的光辉更加暗淡。管理层已经不鼓励分级基金,它的投资价值在不断降低,投资机会也不断减少,但凡资金量大一点可能都没法玩,整体规模萎缩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