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申报趋严难阻资金热情 壳资源遭多路资金拼抢

  多家公募基金公司的产品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由于此前申报了过多产品,监管层已经暂停了公司新产品的审批。

  此外,证监会针对所有基金公司提出的“滚动30天上报不超过10只产品”的规定也已经在稳步实施。

  据悉,产品申报受限,主要是由于前期基金公司上报了大批量的同质化产品,这其中以委外债券型基金最为典型,尤其是纯通道委外定制基金将受到严格控制。

  委外申报趋严

  日前,包括北京、广州、深圳等地多家基金公司均收到暂缓产品申报的“窗口指导”。

  其中,深圳某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关悦(化名)表示,“我们确实已经不能再上报任何产品了,因为之前申报的数量太多,积压了很多产品,目前我们待审的基金有三四十只,其中有很多都是委外基金。如果按照三至四个月的正常审批流程,我们最快也要到明年三月份才能重新上报产品。”

  来自另一家同样处于暂缓审批状态的基金公司相关人士钟宜(化名)也提到,“我们9月份上报的12只产品目前都还在等审批。证监会负责基金产品审批的也就四五个人,一下报太多他们也忙不过来,工作量确实很大。我们估计暂缓批量产品的申报可能也有这方面因素。”

  除了这些被暂缓审批的公司外,此前传出的每月不能申报超过10只产品的口径则是针对所有基金公司。

  钟宜介绍,“会里现在的要求是滚动30天上报不超过10只,假如当日新上报产品,则向前推30天,如达到10只就会发函提示。”

  据悉,近期监管部门对于“批量申报新产品”的限制措施主要在于前期基金公司上报了大批量同质化产品,其中以委外债基最为典型,近期种种窗口指导也主要出于对此类产品加强监管的目的。

  “一些纯通道型的委外产品,目前受到严格监管,”华南一家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张欣(化名)表示,“比如个别规模达几百亿的债基,如果真的要自己去找债券来配,没有半年根本配不下来,基金公司直接拿过来,就是做个通道,自己不用动脑子。会里现在对这类产品管得较死。”

  钟宜表示,证监会目前对基金公司的摸底调研也较频繁。“比如上报产品要说明产品情况,如连续报几只相似的产品,会要求说明每只基金之间的区别、人员配备、风险控制等。”

  亦有公募基金人士透露,会里正在讨论委外基金上报是否需说明资金来源,但目前只是探讨而已,并无具体方案。

  不过,虽然监管趋严,但委外基金的审批并没有被叫停。钟宜告诉记者,“目前委外基金都是正常上报,申报时不需要说明是委外产品,不会做区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受委外资金“垂涎”的理财债基,被暂缓审批一段时间后,目前已被完全关闭审批窗口。此前颇受瞩目的华福安稳七年理财债券型基金在8月8日后接收第一次反馈材料后,审批流程再无更新。

  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告诉记者,“会里曾批复过一批摊余成本法的公募基金,但后来上报的十几只这类产品都没能批下来。因为会里认为这类基金的计价方法有问题,不能及时反映估值变化,存在风险。不过这类产品只是少数,可能需要等到监管层研究决定基金公司是否统一修改或撤回申请。”

  壳资源遭哄抢

  随着委外基金申报审批趋严,“壳基金”资源变得更为紧俏。

  关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其所在公司旗下的壳基金,就曾出现过几波资金同时争抢的情况。

  “壳资源非常有限,很多资金都想找个现成的壳直接装进去,”关悦表示,“我们公司战略部对接的是保险公司等机构客户,而渠道部对接的是银行,就会出现不同资金都想要同一个壳的情况。我们的原则是谁的钱最快进来,就把壳给谁。”

  关悦透露,考虑到委外资金需求的有增无减,公司已早早储备了多只壳基金。

  “我们的委外基金有的是已经找了资金然后再去申报,有的是先申报储备几个壳,再找资金来装。目前我们有10个壳左右,好几个壳都已被委外资金提前预定了。不过即便是提前预定的资金,也有可能会被其它基金公司抢走。”

  由于公司委外产品的日益增多,关悦所在基金公司需要每日统计委外资金的到位进度情况。

  “我们的委外基金成立时资金规模都很小,成立后资金才慢慢进来,除少数几家比较高调的公司,大部分公司跟我们的做法都一样。但我们的产品实在太多了,所以现在每天都要做产品的资金进度更新。比如这只基金成立时是多少钱,现在是多少钱,哪些钱说好了要进来最后没进来,这些都要详细统计。如果有许诺要进来的资金没按时到位,我们可能就把壳转给其它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大额资金对一些新基金表现出极度缺乏耐心的情况,有不少新基金成立不久就遭到大额赎回。

  基金永赢双利A正是其中一例,11月初其净值单日暴涨177.07%,原因是遭遇大额赎回,永赢双利A也因此刷新巨额赎回费引发的暴涨记录。

  前述固收负责人张欣表示,“一般委外资金和基金公司都有时间约定,但有的资金也确实存在不满基金公司管理情况而撤到其它公司的情况,我们最近也对接了一些从其它公司转过来的资金。当然有的巨额赎回也可能是帮忙资金,本身就说好只是短暂进来一下。”

  张欣认为,未来委外资金的增速会下降,但存量依然很大,存量资金与公募对接的趋势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