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备战FOF 产品策略路径揭秘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9日 09:35 作者:陈秀月

  刚从美国回国不久的张先生是这轮公募备战FOF(基金中的基金)的新进人才。最近,他正忙着测试国外模型,毕竟有些不一定适合中国市场。如何定性与定量结合挑选基金也是其工作重点,解构基金的收益组成以求把基金收益变成可比较的变量。

  自6月17日证监会就《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指引第 2号——基金中基金指引(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引》)征求意见,公募基金备战FOF的大幕就已经拉开。

  记者采访了解到,3个月以来,对于FOF这片蓝海,各公司普遍在人员配备和产品方案上加以资源投入。多数公募已准备好基于不同投资策略的FOF产品方案,待监管层放行则计划逐步推出。少数公募甚至已进入初步交易和运作的试运营阶段,涉及模拟交易、风控、客户承受能力测试等。

  产品全揭秘

  基金中的基金即FOF,是指以基金为主要投资标的的证券投资基金。“FOF最大的价值在于配置的优势。通过FOF配置到一些投资者寻常难以投资的市场或策略。”海富通基金多资产策略投资部总监杜晓海表示,FOF是一个新的投资工具,基金公司需要在分析系统及运营系统方面进行投入。出色的系统可以有效提高投资的效率,从而提高投资绩效。

  记者采访了解到,上投摩根、易方达和博时等基金公司更倾向于以内部基金组合为主的方案。这些公司基本上已经具备了完善的产品线。“从《指引》来看,公募FOF对基金公司最关键的是要防止双重收费,而对投资者而言是降低成本。”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余军称,“基于上述考虑,博时公募FOF将主要投资内部的多策略基金,辅之以内部基金评价系统筛选出的外部优质股债基金。”

  在比例上,内部基金仍是配置的主体。尽管每家公募的产品不可能都是市场最好的,但内部基金在手续费上和熟悉度上更占优势。“再高明的基金选择体系,对陌生的外部基金都存在风险把握的难点。”博时基金多元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魏凤春称,外部基金尽量选择被动管理型基金。

  广发基金则在内部FOF和全市场FOF两个方向均有准备,设计了若干产品方案,有资产配置型FOF,也有类绝对收益型FOF。大部分产品风险等级都属于中低水平,长期平均收益水平高于市场的理财与债券产品。

  不少大型基金公司产品线齐全,被认为在内部FOF的操作空间上更具优势。品种选择面广,容易做出不同策略的FOF产品。不过,有两位资深FOF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在海外,内部FOF和外部全市场FOF都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前景同样广阔。

  海富通青睐外部全市场的FOF方向,准备了三种产品方案。第一类是类似于年金的低风险产品,股票仓位在30%以内,均值在15%左右。第二类产品是风险适中的方案,绝大多数时候风险资产配置低于30%,仅在市场很正面时超越30%,最大配置50%。产品的历史波动性大致在8%。第三类产品是相对激进的方案,绝大多数时候风险资产配置低于30%,仅在市场正面时超越30%,最大配置70%。这类产品的历史波动性大致在12%。

  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投资经理陆靖昶称,管理FOF产品具体涉及战略型资产配置(SAA)、战术调整策略(TAA)以及基金品种遴选这三个关键性步骤。“国内一直以来投入研究较多的环节为品种选择,但其实决定组合的收益与风险的关键环节是在SAA和TAA的层面。相比海外成熟市场,这些方面的研究深度与广度还属于初级阶段。”

  华南某公募一位从美国引进的FOF人才表示,SAA是决定投资回报最大的因素。

  在基金选择环节有较成熟的体系和管理模式后,广发基金在投研环节的准备更加集中于SAA和TAA。针对各大类资产进行分类研究跟踪,实现模块化管理后,引入海外经典的策略进行优化管理,但必须对国外策略进行国内环境的测试。华南另一家公募FOF团队也正在把国外的策略拿到国内试验,希望在正式发行之前剔除水土不服的部分。

  除了针对个人投资者,公募还针对机构投资者和第三方平台准备了产品方案。如博时在努力达成与第三方机构的投资合作。广发则为机构投资者准备了个性化的方案,侧重于资产配置服务与品种遴选,并根据客户的管理目标做出适应性调整。

  战略各不相同

  “FOF投资是一项负责的系统工程,专业化要求非常高。”陆靖昶称。

  而这些都需要有相匹配的人才。《指引》发布后,外界对公募FOF的筹备进展十分关注。北京一家老牌公募内部人士透露,FOF人才并不容易招募。目前在资管业,顶尖的FOF人才隐藏在低调的保险资管公司。

  这类人群确实也成为重点招募对象。2016年5月前,陆靖昶是某大型险资基金投研部的投资经理,擅长多策略绝对收益型FOF管理。当公募FOF风吹起时,过往业绩让他成为了广发基金FOF团队重要的人员之一。

  多数公募的FOF团队系由原先公司内部人员组成,如另类投资部、量化投资部和资产配置部门等。

  各家FOF团队的构成显示出了各自策略的不同。

  上投摩根FOF团队主要在公司原投资组合管理部基础上组建,力求从基金筛选层面和资产配置层面获取双重阿尔法。

  海富通则认为拓展资产类别非常重要。从国内股债类、拓展到国外中国股和中国债,乃至商品。这在杜晓海看来只是资产配置的第一步。难度更大的是进一步拓展到全球配置。

  博时多元资产管理团队是由宏观策略和风险管理团队组成。其从应对资产管理趋势的角度出发,强调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的结合。

  在魏凤春看来,量化是FOF管理的重要工具,但并不具备唯一性。FOF需要结合市场变化进行主动管理。

  不容置疑的是,几乎每个公募FOF团队都会配置量化人才。如海富通负责FOF的多资产策略投资部的负责人是原量化投资部的总监。博时基金多元资产管理部目前配备10余人,超过一半以上是量化人才。广发基金的投资团队中,也有一位采用量化模型来研究配置型FOF的投资经理朱坤。朱坤此前在另类投资部负责基金产品的研究以及FOF管理工作。

  前述从美国回来的FOF人士称,FOF管理中可以用量化方法分解主动管理基金超额回报的来源,也可以在资产配置方面运用量化决策。前述沪上某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称,”尤其是外部基金,基本面的研究难度更高,结合量化方式进行研究更科学。“

  尽管许多公募都想抢得FOF的头筹,不过对于业务部门而言,FOF实际上是一场长跑,比拼的是长期的业绩,而非推出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