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网
全景网
杨秋梅:资本市场搭桥人 QDII和RQDII的推动者
来源:中国基金报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1日 08:07 作者:姚波

  杨秋梅,北京大学经济学士及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美国投资公司协会(环球)副行政总裁兼亚太区主管。此前,她是香港联合交易所内地业务发展部主管,在拓展港交所业务方面担当了重要角色,特别在港交所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杨秋梅曾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作达10年之久,期间担任过基金监管部副主任等多个职务。

  此外,杨秋梅亦曾担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研究员数年,并曾任教美国及拉脱维亚多间大学。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短短不到3年时间里,RQFII投资额度已逾2000亿元人民币,QDII基金数量从2007年首批4只,增长20倍至目前的85只。通过种种制度安排,资本项目管制的中国市场同海外市场的互通开始日益频繁和经常化。这些中外市场互联互通的背后,都有全球投资公司协会(ICI Global)副行政总裁兼亚太区业务主管杨秋梅的身影。

  第一次和杨秋梅聊天很难界定她的气场。她是上世纪80年代的北大高材生,随后赴美读博士;博士毕业后,去了东欧小国当老师;1年后加入世界经合组织(OECD),成为宏观经济研究员;然后被前中国证监会主席周小川“相中”回国,在中国证监会一待10年,是首批招揽并改变了中国证券金融领域的“定向”海归之一;此后加盟港交所,协助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发展内地业务。

  尽管拥有多重身份和丰富经历,杨秋梅笑着用一个词定义了自己:“搭桥”。

  “海龟转土鳖委”委员

  2000年,时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大力引进海外高端人才,以海外先进市场理念重塑管理方式,也就是这个时候,杨秋梅被周小川“相中”。彼时的杨秋梅,已经在海外工作学习10年,经验丰富,擅长沟通,精明能干。

  当年8月,杨秋梅正式进入证监会规范发展委员会。这个部门聚集了大量海归人才,与杨秋梅同期加入的,还有现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宣昌能、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张新、证监会国际部主任童道驰、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主任祁斌、中央汇金副总经理赵海英等,正因如此,这个部门也被内部笑称为“海龟转土鳖委”。

  “土鳖”不是贬义,杨秋梅小时候也没有少过苦日子。她从小在家里捡白菜帮、捡煤渣,每年冬天手都冻得皴裂不平。1983年进北大读书时,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大她7岁的姐姐穿过的,打满了补丁。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后来杨秋梅决定归国工作,也与她的这段经历分不开。杨秋梅觉得,作为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学费全免,研究生每月还能获得70多元补贴,国家花钱培养了自己,自己却一天都没有为祖国服务过。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她觉得有必要真正了解这片土地所发生的一切,而不是学成后就与中国毫无干系。

  她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矫情”,但生于那个年代,这是她真实而真诚的心里话。

  离开巴黎回国时,一位女同事真心挽留,问她,你舍得巴黎的蓝天白云吗?她心底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异乡奉献一辈子。

  力拓海外业务

  这批归国人士的国际化、开放态度,犹如一股新鲜空气吹入内地。

  有一次,一家瑞士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来证监会申请QFII资格,英文不够好,杨秋梅的法语派上了用场,拉近了和对方的距离。她工作作风透明,面对问题开门见山,如何解决,解决不了应该怎么办,不绕圈子、不摆架子,沟通方式清晰明了,让这家机构扭转了认识。

  这些沟通技能被杨秋梅带到了更大的平台。2002年5月,周小川带着杨秋梅去土耳其参加国际证监会组织的年会。国际证监会组织是全球200多家证监会的国际联盟,负责全球证券监管标准的制定。周小川在会上也做了发言,但当时中国的资本市场监管经验相对较浅,讲话影响力有限。

  这种尴尬局面在随后几年悄然改变,2006年,时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被选举为国际证监会组织最有影响力的执委会副主席,获得19个投票国全票通过。一般来讲,执委会成员都需要讲英文,杨秋梅就想办法给尚福林主席配了翻译。通过种种努力,杨秋梅不但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还使中国在制定国际性监管规范中发出了更多声音。

  拉脱维亚的女教师

  杨秋梅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和外事沟通能力,得益于她在美国的留学生活和在欧洲的工作经验。

  1996年,苦读10余载的杨秋梅从伊利诺伊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本可以留在美国任教,受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的影响,杨秋梅欢欣鼓舞地去了东欧小国拉脱维亚当老师。这是当时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和耶鲁大学合作的一个教学项目,她是受邀同去的12个教授中唯一的中国人。也许因为拉脱维亚曾经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她和学生们聊着共青团、少先队,还经常到他们家里去拉家常,是最快融入当地学生的外籍老师。

  一年后,杨秋梅在巴黎加入世界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OECD),从教员变成了宏观经济研究员。除了完成手头宏观经济预测的工作,她还邀请楼继伟、厉以宁等经济学家去经合组织讲课。

  常年游走在中国人与外国人之间,杨秋梅发现,海外对中国存在种种误解和偏见,她也因此决定,要努力和外部世界沟通,让大家互相了解。她的想法很简单,不管观点能否被海外接受,首先要走出主动沟通的第一步。这些积累在她归国后的工作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QDII和RQDII的推动者

  在中国证监会国际部任职3年,杨秋梅从国际部转到基金部,海外业务自然而然成为杨秋梅的一项重要职责。

  2006年,银行版首只QDII产生;在她的推动下,次年首批5只基金版QDII落地,中国人终于可以开始在家门口投资海外资本市场。尽管推出时点直至现在仍有人诟病,但杨秋梅认为,证监会的职能是保证制度明确,监管到位,市场的走势最终还是应该交由基金公司自己判断。

  在2008年召开的第七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上,杨秋梅表示,证监会仍密切跟踪QDII基金的投资运作,继续加强对投资者教育工作的统筹指导;同时,加快培养海外投资管理能力,加强对国际市场的研究和教育也是证监会的工作重点。现在回顾,这些方面仍然是基金公司出海需要着力的要点。

  此外,在香港销售火热的RQFII产品也是杨秋梅最早推动的工作之一。2010年初,她开始制定规划,两年后RQFII正式落地,相关监管规范和她当初制定时变化并不大。

  除了国际业务,她还负责基金产品的审批监管。在国内基金公司面前,她也直接明了:没事别过来,有事必须来找她。因为她深知,拿捏好监管与促进市场发展之间的度犹为重要,好比呵护与教育幼童成长。

  香港节奏

  在证监会一待就是10年,2010年,为了照顾家庭,杨秋梅跟随香港教书的丈夫离开北京,前往港交所负责发展内地业务。作为一个资深搭桥人,她深知港交所的内地发展策略必须和中国大气候合拍。

  “When Mainland China is ready,you need be ready yesterday.(你需要在内地市场之前做好准备)”,她甫一上任就对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如此表示。她一边征询香港交易所会员的要求,向内地监管层反映,一边积极反馈监管层市场参与者的诉求,促进政策有效落地。

  有别于内地,港交所是一家挂牌上市公司,工作节奏明显快于内地。杨秋梅说,需要调整思路时刻紧跟市场,从之前的市场监管者变成交易平台搭建者,工作节奏基本和投行没有两样。

  在港交所工作的两年半时间里,杨秋梅积极推动两地合作,促成港交所和深交所、上交所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中华证券交易服务有限公司,并推出了首只跨3家交易所的中华A80指教。这只指数没多久就被华夏香港的基金子公司使用并发行ETF产品。同时,看到内地商品期货交易市场的广阔前景,她协助李小加完成了对伦敦商品期货交易所的收购,弥补了香港缺乏商品期货交易所的短板。

  现在,她在全球投资公司协会(ICI Global)也仍然做着牵线搭桥的工作,只不过对象变成了全球资管机构和管理者。以香港子公司为例,不少公司已经在欧洲拓展业务,但苦于在离岸市场没有行业组织,单枪匹马不能很好地和当地监管机构进行沟通,ICI Global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就是为了帮助包括中国基金公司在内的亚洲基金公司,帮助他们在全球化过程中更好地与监管机构及监管政策接轨。

  用搭桥人来形容杨秋梅有些太直白,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在当老师时为学生和知识连线,在经合组织工作时是为发达世界与中国这个第三世界国家连线,在证监会工作是为投资者和基金公司接线,在香港工作则是为内地市场和海外市场连线,现在又在为全球各地的市场参与者同各地监管机构沟通。在中国资本市场与海外沟通日益频繁的今天,需要更多像杨秋梅这样的搭桥人。